您现在的位置:历史教学世界>> 历史教学世界>> 学史一得>> 学生作品>>正文内容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点此下载 2015年全国中学生历史写作大赛参赛作品   题目: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作者:林方贤 学校、年级:闵行中学高一(2)班 指导老师:康铮 推荐人: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副主任  孟钟捷教授 证件照片(请将一张作者证件照片插入这行冒号后面):  
横线以下为A文和B文:
A 采访实录: 采访资料一: 采访人:林方贤               受访人:爷爷林日聪(冲) 采访时间:2015.2             采访地点:家中(使用电话)   我:爷爷,我想知道到我们林家的以前的一些事情,您讲讲吧? 爷爷:你们叫我(爷爷),我叫爷爷(的人)。很久以前,在一个小山村里面,他老人家,做事勤快,上山砍柴都有三四担,他劳动非常卖力,你玄爷爷、曾祖父年轻时,都是留辫子的,他奶奶、老一辈的人都很勤俭,慢慢地变富裕了,买田,越做越多,大南山上以前都是泥路,下雨天走路非常滑,我们祖辈就出钱,用石板铺地,造桥铺路,土匪听说我们家有钱,他说没有钱,那时候都是用银元的,(土匪说)没钱,没钱你还用石板铺一百丈的泥地,当时我们铺了一百五十多丈的泥地,(土匪说)分点钱给我们用用不行啊,后来你玄祖父就被当人质抓走了,他跑回来了,土匪就把房子烧了,烧死了七个人,七个人中有我的奶奶、两个姐姐,还叔婶和她的孩子。后来我爸爸又重新造了房子,田总共有八亩田,后来田被分了,定了富农。秉承勤劳节俭的家风,U乐国际娱乐官网下代做人要有志气,不要做坏事……后来发生文化大革命,有人说我哥哥破坏合作社,被抓去劳改了,58年被饿死了。后来我被抓走了,挂牌批斗,说我开荒扩种。83年富农摘帽,包产到户,粮食又多了。让你的姑姑去学理发,开理发店,造水库,移民到马屿镇,就这样的情况。后来的事你爸爸都知道了。 我:后来你是不是有和爸爸去新疆加工蛋糕啊? 爷爷:我后来有去新疆做三年蛋糕,你爸爸姑姑都有去的,一年赚五六万块钱,后来你姑姑又到山东开理发店,赚了钱以后,在马屿买了地基盖房子。   采访资料二 采访人:林方贤                        受访人:爸爸林传瑞 采访时间:2015.2                      采访地点:家中   我:我和姐姐小时候和爷爷奶奶住的房子有什么历史吗? 爸爸:那时候,我们在山村上面,马屿镇要造一个水库,要我们移民下去,到马屿镇,他 给了我们一个地基,六十平方的,当时造的房子有四层,当时大概要花三万多块,都是你 姑姑,三姑姑四姑姑他们,还有我在上海开的眼镜店,你姑姑在山东乳山开了理发店,寄钱 回来,几千几百的寄回去,后来这个房子都是你爷爷一个人干的,这个房子就砌起来了。 我:哦!原来我们当时的房子造了那么久啊!那之前我们在山上看到的老祖屋,有什么故事吗? 爸爸:老祖屋,我也是小时候听你爷爷跟长辈们零零碎碎跟我讲的,老祖屋在原来的地基上 还有一个房子的,比这个时间还要早一点的,听说被土匪敲诈,被土匪烧掉了。那时候。我 爷爷的爷爷整个家族都住在哪里,非常勤劳,种地啊,山上劈柴啊,然后女的在家里养猪之 类的。听说他们非常勤劳的,男的成年人上山劈柴的话,要走一两公里路,一天要劈七八担 柴挑回来,挺重的, 我:哦那女人呢?女人要干什么? 爸爸:女的嘛都在家里养猪啊,烧饭啊,洗衣服啊,小孩子放学以后放牛啊,都在干活这样 子。 我:对了!爸爸,我们林家有什么十分重大的事件吗? 爸爸:原来我听说我们祖上有钱了嘛,家庭富了。当时我们山上没有水泥地,都是泥地,一 下雨路不是泥泞的吗?坑坑洼洼之类的。当时听说你玄爷爷,也就是你爷爷的爷爷出钱,做 了那种石板,铺在泥地上,让人家走路好走一点。铺了好长的。后来大家都知道了嘛,这钱 是你家出的,然后被那些心术不正啊,当时那个社会很乱的嘛!战乱时期嘛!然后可能被那 些人听到了,传出去了,然后就土匪就上门敲诈了。敲诈了几次后,他们都拿钱给他,后来 跟他们好像发生冲突了,拒绝给他们钱好像是,然后土匪就把咱老祖宗的房子围起来,放火 烧了,听说火烧了一天一夜,人都不让你出来,都是从后门跳出去逃出去的,人就去救也不 让你救,就这样活活烧死了七个人,好像大部分都是我叫姑姑的人,烧死了大部分都是女的 这样子,非常惨,大家都知道的好像。 我:他们那么残忍!那这件事大概发生在生么时候啊? 爸爸:这个应该是发生在民国1940年的时候吧,差不多那个时候。 我:1940年? 爸爸:对啊!那时候民国嘛,国民党统治的的。 我:哦!那我们后来又重新修了这个房子吗?就是现在看到的。 爸爸:对啊,在那个房子烧掉以后,就先借住在邻居家里,乡亲的家里面,然后过了几年又 盖起这座房子,就是你现在看到的这座房子。 我:还有什么比较重大的事件吗?我之前好像听谁说,爷爷的哥哥—— 爸爸:哦!那个是我原来叫大伯的。你爷爷原来有三兄弟的,大伯,你爷爷,还有就是梦雪 的爷爷,兄弟三个。大伯嘛,听说那时候叫合作社,就是原来我们不是田种自己的田嘛后来 就是他们要全部收了,集体化,大家一起种,但是种田的话,分不了多少粮食的,后来我大 伯后山开垦了一小片地种菜,后来有人说你大伯破坏合作社什么东西的,就把他给抓起来了。 后来嘛,他就想不通,就跟乡干部争起来了,他觉得自己没干错,他没有损坏别人的利益什 么的,他就跟别人争了。争了嘛当时那些乡干部说他顶撞他们了,让他们不舒服了,就说他 是“闹社”还是什么东西的,搞个什么罪名的给抓起来了。抓起来了最后一直没有消息。听 说他结婚了没多久跟他老婆关系不大好,他出事了后他老婆就跟别人跑了,跟村干部啊还是 什么的跑了,结果(大伯)很长很长时间,十几年都没有消息,一直到现在反正都没有消息, 反正肯定死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死无音讯。 我:那在这件事之前,我们家不是有被戴上“富农”的称呼吗? 爸爸:原来是这样的,我曾祖父嘛!就是你爷爷的爸爸,他们老早是在山村上开垦了总共是 只有八亩地吧。比别人多一点,因为他们是比较勤劳的。后来解放后土地改革,因为有的人 不勤劳嘛地肯定少点,还有的人是赌博,地输掉了,卖掉了,当时的田是可以买卖自由流通 的,主要是自己开垦出来的。总共当时有十几口人吧,就八亩地。当时你的曾祖父,我的爷 爷,配合土改政策,拿出了一半的地给没地的人。按当时的那种(政策),最后还是弄了个 “富农”的帽子戴上。过了几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有)“地富反右黑”武力份子的,当 时游手好闲的那些人,就去检举举报,把你爷爷抓起来,听说被他们抓了三次,然后审查, 说你是富农的后代。后来他们是在找不到想要的东西就把你爷爷放了。实际上,据我了解, 那些整人的人每个人都还在小山村,没从山村里出来,还在那混,勤劳的人那时候都出来了, 到外面做生意。改革开放以后,大家都赚了钱了,住在城市里面。但是整人的游手好闲的人, 到现在还在小山村上。所以说人一定要靠勤劳,不能靠所谓的政治运动去整人。这些年我看 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我看这些人。 我:勤劳这个词,与我们家的家风相符呢。 爸爸:我们的家风嘛,你爷爷一直跟我说,做人要勤俭持家,做人要有诚实,有仁孝。仁就 是要爱心,孝就是对长辈要孝顺,我们一直是这样子。我小时候你爷爷一直是这样教我的。 然后我又看到你爷爷,对他的长辈,是非常孝顺的。我从小就看在眼里。 我:哦!后来我们家不是出山村了吗?听说你和爷爷有开蛋糕店? 爸爸:那时候是84年,改革开放,让你可以出去赚钱。所以你爷爷带我去新疆去嘛,那时 候我们有个亲戚在新疆,我在额敏开了个蛋糕店嘛,你爷爷在十五里(开了蛋糕店),那时 候生意挺好的。一年大概可以赚五六万块钱,那时候五六万块钱,算现在大概我估计是上百 万了,最起码五六十万。 我:我之前有在爷爷奶奶家,看见爷爷念经,这是为什么? 爸爸:你爷爷啊!(原因)就是我的曾祖父嘛,他晚年的时候一直都在念经,他过世了以后, 你爷爷就把经书从他父亲手里接过来,一直都有在念经。你曾祖父过世的时候,我和你爷爷 都在外面做生意,没回来,你二姑姑在家里,她知道过世的情景,当时你爷爷的弟弟,就是 家里的小儿子。(曾祖父)就靠在他怀里,非常安详地过世了。然后你爷爷回来的时候,没 赶上,当时我听你二姑姑说他哭的非常伤心的,就是没送终。我们的传统是一定要送终的, 就觉得心里非常的内疚,后来一直不开心这样子。 我:好!谢谢爸爸! 爸爸:后来的事情你都知道了,都到上海,买了房子,把你们接到上海上学这样子。 我:恩!好谢谢!   采访资料三: 采访人:林方贤                        受访人:爸爸林传瑞 采访时间:2015.2                      采访地点:家中   我问:您能给我讲一下新中国成立后我们家族发生重要事件的年份或时间吗? 父答:我是一九六七年那个时候出生的,新中国成立是一九四九年嘛,那时候发生的事我也都是听你爷爷还有族里的长辈讲的嘛。他们跟我讲的时间或年份可能与当时的真实时间有些许的差异,但所发生的事件都是真实的,因为长辈们都是实憨厚的农民,他们都亲身经历过那些事情的嘛,还有毕竟事情过去有几十年比较久远,再说当时农村都是记农历的嘛。由于你要写这个寻根什么作业的,我根据他们说的农历时间在网上查证了一下日历时间,与我们国家当时发生的重大历史事件或重要政策基本是吻合的呢!比如说1952年我们山村土改,我上网查了一下,1950年国家颁布《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那推行到乡村当然得2年里间啦;又比如网上资料显示1953年,先后发布了《中共中央U乐国际娱乐官网农业生产互助合作的决议》和《中共中央U乐国际娱乐官网发展农业合作社的决议》,中国农村开始了互助合作运动,到1956年底,基本实现了农业合作化,这时间也是对得上的嘛;还有一九五八年大办人民公社、一九六九年文化大革命时期、一九七八年“富农”摘帽、一九八三年农村包产到户这些时间都与历史事件吻合的。接下来的事情都是我亲身经历了,一九八四年你爷爷带我到新疆做蛋糕,一九八六年我从新疆回来,再到上海闸北火车站旁边开了个眼镜店,一九八八年我爷爷过世,这些只要我回忆一下我几岁时干嘛了,那年有什么重大事情的发生,基本上都知道的嘛! 我问:老爸,你能给我讲讲曾祖父的事吗?听姑姑说他会算会治病的是吗? 父答:嘿嘿!会算什么呀?那叫“点指”,用现在语言来讲应该叫掐指什么吧!我小时候经常看到邻居丢了鸡、跑了牛什么找不到了,都会急匆匆地跑来跟我爷爷给他点点指测算一下,什么时候能找到或回来什么的。更有意思的有一位大伯的媳妇跑了,好几年没音讯了,时不时会来叫我爷爷给他掐指算一下,他又不好意思说媳妇什么时候能回来,就跟我爷爷说他们家丢了一只母鸡,你给算一下什么能回来,哈哈哈! 我问:那你爷爷算得准吗? 父答:这个怎么说呢,也许是凑巧吧,我觉得还有老邻居们也有说蛮准的,比如你爷爷有一次外出经商,那时候发电报说某日要回来了,我们等到晚上点灯了还没回来,因为那时候车都不准时的,行程相差个几天是很正常的。我和你姑姑还有奶奶都等急了,于是让爷爷点指算了一下,爷爷好像说什么酉时在路中的,结果过不了半个小时真的回来了,这事我们记得很深刻。 我问:那曾祖父也就是你爷爷还会看病治病吗? 父答:嗯,小时候也有经常有人来给我爷爷看病什么的,好像主要是长了疮、疖什么的,有时候小孩咳嗽啊,身体发热啊就这些,不过我知道爷爷那时候用的都是草药偏方什么的,我小时候还跟爷爷上山采凉茶,也就是一种黄枯草的,还有金银花什么的,都是野生的啊!爷爷六十多岁胃病就蛮严重的,我们小时候都轮流去用石磨磨米粉给他弄米糊吃的,一到晚上尤其是夏天都围在爷爷床前让他讲故事给我们听的,呵呵!爷爷年纪大了、老了耳朵也不好,听不见,怎么说呢,就是耳背吧,所以他从不管闲事,就是天天念经,还有吃素之类的。 我说:很晚了,就这样吧,谢谢爸爸。     B 历史记录: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伟大的中华民族就像一棵根深叶茂的参天大树,作为炎黄子孙的我们就是这颗大树上的一片绿叶。他扎根在神州大地,几经枯荣,历尽沧桑,越过五千年的风雨洗礼,如今愈发苍劲挺拔,枝繁叶茂,生机盎然。出于绿叶对根的思念,我特地展开了这次寻问祖之旅。   记忆中的小镇 十年前,我们举家移居到上海。2015年寒假,我们乘着春节假期,随父亲一起回老家寻根祭祖。从上海虹桥坐高铁大约四五个小时的车程便到瑞安市马屿镇了。马屿镇位于温州西南部经济发达,物产丰富,轻工业主要以生产眼镜、食品机械、皮鞋为主,外出经商人员有六七万之众,据统计年销售额达数百亿元人民币;南北两个大菜场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水果、熟菜、卤味、海鲜、鸡鸭鱼肉等,带着乡土气息的新鲜疏菜当季只有几毛钱一斤呢。 这里的人几乎家家开店,人人经商,镇中心的“镇前街”大概可以比拟于上海的南京路了,各种品牌的服装店、鞋店、包店、化妆品店、饰品店、金银首饰店、眼镜店等鳞次栉比;“三马路”有酒店、小吃店、旅馆、美容店、美发店、厨具、日用品,生活用品等一应俱全;还有一条老街是专门卖烤虾干、鱼鲞、海贝干、龙眼干、荔枝干等南货的,只要是宁波、温州的特产应有尽有。 记得上幼儿园的时候,我坐在爷爷自行车后面的小椅子上,经常到小吃店吃早餐的,所以我至今记得“咸菜豆腐干”、“鲜肉汤拌糯米饭”、“萝卜丝馅糯米团子”、“鱼丸汤”这些家乡的美味。 春节里的小镇显得特别的热闹、繁忙,平日到全国各地忙着经商的老板们开着私家车兴高采烈地“荣归故里”了,镇上主要的交通要道“三马路”被堵得水泄不通,“保时捷”、“路虎”、“宝马”、“奥迪”、“别克”等接踵而来,载客的三轮车鸣着“呱咕”、“呱咕”的汽笛声穿梭其中,采购年货的居民们则在缝隙中左穿右绕,街边小吃店散发出的各种香味在空气中弥漫,再加上路边卖烟花鞭炮、糕点零食小摊贩的叫卖声、讨价声、吆喝声,此情此景简直就成一幅现代版的清明上河图了!   童年的港湾 离镇中心约5分钟路程有一条叫“向南路”的街道上齐齐叠立着两排四层楼房,这其中的62号就是我们的家了。这是一间占地60平米的四层楼房,四扇黑色油漆的木制大门,外加移动式网状铁质防盗门,底层进门的是厅堂,后面是厨房和吃饭的小客厅,中间一条楼梯从底楼盘旋而上直达顶楼。 打开厨房间的后门是一个小花园,我爷爷在这里种了一棵两米多高、枝冠直径约一米多的“万年青”、还有一棵同样大小的“龙凤柏”,其它还有诸如桂花、兰花之类的,据说爷爷对这两棵松柏十分珍爱,这小花园更像是他老人家的精神家园。 二楼的前后各有两个房间,后面至四楼都有小阳台,可以洗晒衣服,这二楼以前就是我们父母、姐妹的卧房;三楼也是前后两个房间,前间是客房,后间是爷爷奶奶的卧房,卧房床边的墙上还挂着曾祖父的黑白照片和一把二胡,乡亲们都说爷爷的二胡拉得不错,我知道他喜欢拉“良宵”和“二泉映月”的曲子;四楼是爷爷的“念经阁”,一张小书桌上放着“金刚经”、“心经”什么的,反正我是很少上去的。 我们家的左邻右舍都是从一个叫“大南”的山区移居下来的,隔壁两户人家还是爷爷的弟弟与堂弟的呢,他们一直延续着从小山村带回来的浓浓乡情,一有空就走家串户,你来我往地谈笑闲聊、下棋打牌、拉家长什么的。爷爷奶奶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以至于几年前我们把两位老人接到上海新家小住几天都不习惯呢。 我和姐姐都是在这里出生并由爷爷奶奶帮忙带大的,这里是我们亲爱的家乡,我对这里的一切怀有真挚深厚的情感!我问父亲这房子的历史由来,父亲缓缓吸了一口气意味深长地说:这房子始建于1991年,他凝聚着你爷爷奶奶和我们兄妹全家的汗水与心血啊!二十多年前我们世代生活在一个叫“杨家井”的小山村,你爷爷和奶奶就靠二三亩的梯田和山地抚养着我和你的四个姑姑。大约是1989年的时候,政府要在我们村前的溪流上建造一座大型水库,主要是用于发电。马屿区政府要我们靠近溪边的半个村集体动迁,经过两三年的动员工作与所谓的谈判,政府仅赔偿我们每户人家一间近60平米的地基和一年几百斤的粮食,我们赖以生存的田地全没了,而那个隶属于水利局的电站据说每天可以收入几万元的电费。 当时建造这样一间水泥钢筋砖瓦结构的四层毛坯楼房大约得花3万元人民币,那时候的“万元户”已经很了不起了,这笔费用对于一个穷山沟的农民来讲简直就是天文数字,因此有好几户人家干脆把地基给卖了另谋出路。我们家的经济来源是,四年前你爷爷在山东一个叫乳山的小县城找了一个门面房,年仅17岁的二姑姑带着两个刚刚初中毕业的妹妹在这里经营着一个理发店;同时我在上海和堂弟合开了一个眼镜店,就这样我们兄妹四人省吃俭用陆陆续续地往老家汇钱,几个月汇一次每次几千元;你爷爷为了省钱舍不得叫劳工帮忙,重活轻活一肩挑,自己不会的就与别人换工干,辛辛苦苦东拼西凑花了将近两年时间终于把这房子给盖起来了。紧接着就是为了我和你妈结婚,又是搞装修又是买电器家具,又花了好几万。说到这里父亲舒了一口气:嘿嘿,接下来就是你姐和你诞生在这里享受现成的了!   偏僻的山村,曲折的经历 按照家乡的习俗,每年除夕全家吃年夜饭之前必须先到祖屋祭祀祖宗,因此爷爷年三十下午就早早(老家都记农历)准备了酒菜、冥币、香烛等祭品,再叫上叔伯长辈、族兄族妹,我们驱车在逶迤曲折的柏油路上翻山越岭,沿途山峦起伏,青松翠竹,云雾缭绕,望着车窗外的美景我不知不觉地融入了大自然的怀抱。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我们终于到达传说中的小山村了,之前偶尔坐车从山前经过时父亲曾指着远处的村庄对我说那便是他的老家,并且给我讲了好多U乐国际娱乐官网他儿时在故园玩耍的故事,从此我就时常想去这里体验一下,看看能找到什么不一样的感觉,今天我终于可以身临其境地感受父亲心目中的“桃花源”了。举目四望但见延绵起伏的山峦环抱着村庄,形成一个天然巨大的“天井”,村民的房屋都是沿着后山的山麓斜坡自下而上依次修建的,我们的祖屋就坐落在坡底最前排的平地上,一条清澈的小溪在祖屋前方潺湲流淌。 我们把车停在马路边,沿着村子中间的一条石路往下走,向左绕过一个小山丘便是一条宽约1米多、长约30米的小石路,石路左边有一条齐腰高的小围墙,围墙里边是一个小鱼池,石路右下方是梯田;再往左转过一个90度的小弯就是目测宽五六米、长约十几米的石坪路了,石坪路的左上方是水竹园,右下方也是梯田,梯田的底部便是小溪了。我们穿过石坪路踏上八九级台阶,然后左转就是一条通向祖屋走廊和正门的平坦石道了,道路两则高三丈径围约一米的杉树笔直整齐地排列着宛如潇洒威武的迎宾仪仗队,树上不时传来清脆悦耳的鸟鸣声恰似奏响了和谐欢乐的迎宾交响曲。两只喜鹊叫着“恰恰”声从屋顶上翩然飞向天空,山边立即激荡起美妙悠扬的回音;一只受了惊吓的灰色小松鼠倏地从樟树上跃向右边的毛竹林,那轻盈优美的姿势绝对完胜表演高空飞人的杂技演员。 祖屋为青瓦木结构二层老式房子,走过屋前约20米的石道,登上三级石台阶就是屋檐下的走廊,走廊正中间有两扇做工精细的花纹木门,推开大门里面是公用的厅堂,大约有20个平方,厅堂右边曾经是爷爷的住家,左边是爷爷堂弟的住家,爷爷家的隔壁是他亲弟弟的住家,这样合计该房子曾经住过三户人家,20年前他们全都移居到小镇上,这里只作为祖屋保留下来了。 爷爷招呼大伙架起大圆桌,摆上丰盛的菜肴水果,倒上水酒,点上香烛,口中念念有词,大概是请老祖宗们入座喝酒吃肉吧。为了不打扰祖先神灵“享用”晚宴,爷爷关起厅堂大门,大伙到走廊的一边话家常去了。 乘着这会儿空隙,我让爷爷与长辈给我们讲讲从前发生在这里的故事。长辈们说这幢房子始建于1945年,在这之前的老祖屋是青瓦平房但比现在的大多了,那时候曾祖父的整个家族都住在一块总共有七八户人家三十多口人丁,吃饭的时候都得摆上三桌呢!由于曾祖父与族人们付出了超越常人的劳动和勤俭持家的优良传统,整个大家庭的日子过得非常殷实、详和。爷爷说当时祖上一没当官、二不经商,在这样的大山里只有“靠山吃山”,除了勤劳苦干没有别的出路。所以族里男的都要上山劈柴种地,女的在家烧饭养鸡喂猪,小孩念书牧牛放羊,每个人手里都有自己的一份活,大家都很自觉从没见过偷懒的。当时除了上学的小孩每个成年人的劳动强度都很大,比如一个壮年男丁要走两三里山路一天上山劈五六担柴,每担柴禾的重量约200斤,一个妇女要喂养5只猪、两头牛或羊,三个家庭主妇要管三十多口人一天的饭菜等等,大家的勤劳和汗水造就了一个“满山庄稼绿,遍地牛羊跑”的盛况。 发家致富的长辈们也没有忘了给乡里做点贡献,在玄祖父的动员下做了不少铺路造桥接济乡邻的善事,正是这些善意的举动招来了居心不良小人的觊觎和嫉恨,我们的家族遭到当地土匪的多次敲诈,最后一次拒绝给钱与土匪发生冲突,这帮丧尽天良的恶魔竟然纵火烧房,而且拿着刀枪棍棒堵住大门不准里面的人跑出来,就这样活生生烧死了七八条人命。据说被烧死的大多是妇女,那时候爷爷还没出生,伯公(爷爷的哥哥)只有三岁,曾祖母先把他用棉被包着从屋后角的窗口扔出去,然后自己也跟着跳下去,就这样多逃出两条人命。长辈们说这个悲剧就发生在1940年的民国战乱时期。 此后,祖辈们分散借住在乡邻家里,由于平时待人热忱厚道,所以乡邻们也给予了很多的同情与帮助。经过多年的辛勤劳动与省吃俭用,忍受着巨大的悲痛和损失,1945年祖辈们在荒凉的原址上又一砖一瓦地修建起新的房子,这就是我看到的祖屋。 爷爷说修建这幢房子的木材都是从自家山林砍伐来的,铺路的石头都是从溪流边上捡来的(难怪这路面的石头都光溜溜的大小那么均匀呢!),除了木匠外所有的工序都是我们自己完成的,他指着门前两边的桃树、梨树说,这些果树啊、竹子啊都是我们小时候种的。 长辈们终于住上了新的房子,又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把悲伤的往事压在心底,继续着“勤劳俭朴诚实仁孝”的家风,大力开垦种地,扩大生产。又是五六年的艰辛节俭,埋头苦干,我们的家族又渐渐富裕起来并且成了村子里的大户人家之一。但是历史又一次把这个刚刚从祸乱中重建不久的家园推向了痛苦的深渊。   平凡而不平凡的家史 一九四九年新中国成立,一九五二年曾祖父配合政府的土改政策,捐出家里仅有的8亩山田中的4亩地,并无偿分配给佃户,但还是被戴上了一个富农的“帽子”,一九五六年实行“农业合作社”,剩下的4亩地也被“集体化”了。 一九五七年新婚不久的伯公(爷爷的哥哥)私自在山坡上开垦了一小块菜地,结果被按上“破坏合作社”的罪名抓起来了,由于他据理力争顶撞了乡干部结果被按上“闹社”的罪名,打入牢房至今杳无音讯(估计早死了),而他那新婚的妻子在他出事后没几天就跟一个村干部跑了。 一九五八年改乡为人民公社,全村上千人到一个食堂吃“大锅饭”;一九五九年食堂解散开始闹饥荒,爷爷说当年经常饿得两眼发黑连锄头都扛不动了,甚至有村庄饿死人的事情发生,第二年政府号召上山开垦种地此后勉强以蕃薯干糊口;一九六九年父亲口中的“世外桃源”也没能幸免文化大革命的冲击,爷爷作为“地富反坏右”的后代被挂牌示众,村里有人打小报告整爷爷,爷爷三次被人民公社强制隔离审查,结果没查出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不了了之。 一九七八年曾祖父的“富农”帽子被摘掉,从此恢复了正常公民的政治地位;一九八三年农村实行了包产到户(实际上是分田到户)的政策,充分解放了农民的生产力,激发了爷爷的信心和干劲,当年就粮食大丰收全家从此吃上了大米饭。 一九八四年爷爷带着只有17岁的父亲远赴千里之外的新疆做生意去了。爷爷在一个叫“十五里”的地方开了一个蛋糕加工店,父亲在一个叫“额敏”的小县城开了一个蛋糕加工店,父亲说那时候生意很好,他和叔公(爷爷的弟弟)二人忙不过来还雇了两个当地的小伙子帮忙,冬季全天24小时加工,新疆塔城地区的好多食品店都有他们送的蛋糕,当时爷爷和父亲半年可以赚五六万元人民币(同期人均工资每月只有四五百元);一九八六年,父亲到上海和堂叔合伙开了一个眼镜店,爷爷带三个姑姑在山东开了一个理发店。 一九八八年冬一位饱经风霜,历尽苦难的慈祥善良的老人离开了人世,享年84岁,他就是我的曾祖父,我父亲的爷爷。曾祖父离世时我的爷爷和父亲都在外谋生,据说他老人家是靠在叔公(爷爷的弟弟)的怀里安详地闭上眼睛仙逝的。曾祖父自知将不久人世时曾让人电告爷爷速回,等爷爷赶到时曾祖父已经过世一天多了,据姑姑说爷爷当时对着曾祖父的遗体嚎啕大哭长跪不起,并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没有看到他笑过、开心过。此后爷爷接过曾祖父的经书每月初一、十五吃素,每天上楼背诵佛经。父亲说自懂事起到十八岁离开家乡外出谋生之前他都是跟曾祖父睡一个床的,因此对曾祖父有着特别深切的感情,对于曾祖父的过世当然非常难过,对于没能送老人家驾鹤西归至今非常内疚。 据父亲讲,曾祖父前半生历尽艰难,曾祖母在曾祖父不到五十岁时就因病去世了,此后一直郁郁寡欢,直至有了我父亲等一大群孙儿时他老人家才露出笑脸。曾祖父晚年耳背以吃素念经度日,据说他掐指算卦非常准,乡邻们有难解之惑都会请他老人家掐指算上一卦;曾祖父还会采药治病,主要是治疗疮、疖、痈、创伤等皮肤和感冒咳嗽之类的毛病,长辈们说经他治疗过的人不下千计,无论是给人算卦还是治病曾祖父从不收钱,但逢年过节经常会看到有人拿着礼物来道谢的。 一九八六年至今父亲都在上海经商、工作,二零零四年父母在上海闵行区购置了房产,二零零五年父母把姐姐和我安排在上海念书,二零一二年下半年姐姐考上了上海东华大学,二零一四年下半年我从颛桥中学(初中)考进了闵行中学。今天我们住的是三室两厅两卫的公寓,过的是幸福的小康生活。 以上就是我们家传奇曲折的现代史。民国时期被土匪烧掉的老祖屋、小山村保留下来的祖屋、马屿镇的四层楼房、上海闵行三室二厅的公寓,每一处的房子每一次的迁移都代表着历史的转折与时代的变迁。通过这次的寻根问祖之旅,使我学到了比历史课本上更加真切、更加深刻的知识,使我明白了“国泰则家兴,国乱则家衰;家宁则国昌,家富则国强”的道理,使我体会到勤劳俭朴是兴家之宝,诚实仁孝是做人之本的真谛。     B 其实想写这篇文章的念头已经很久了,每次回家,爷爷都会跟我们说说我们林家以前的经历。 爷爷是个很节俭的老人,在我小时候,记的最深的,便是接送我时那弯起的背,这个老人,一生坎坷,在我眼中,他的背可以撑起家,撑起天。他喜欢在下午和自己的朋友在家里下下象棋,他喜欢植物,精心呵护,我也受他的影响,在现在的家里摆上了一盆又一盆的绿植。他喜欢谈论国家大事,几乎每此次与父亲的通话,都有一半的时间是U乐国际娱乐官网这个的。母亲有时会指着兴奋地唾沫横飞的父亲说:“看,他又在吹牛了”。 家中坎坷的经历我没有真的经历过,可是在爷爷平静却无法平静的讲述中,在爸爸的激情却又无奈的口吻中,我好像懂得了什么,回老家的两天里,都沉浸在美食、美景中,爷爷也时不时的在路上或是吃饭时讲些什么。回来以后,我又在电话里与爷爷问询了很多事情,他说,我听,细细咀嚼之后,满是心酸,是泪。 父亲也很支持,他经常在我写作时手舞足蹈地出主意,想到什么好点子或是值得一写的故事便是眉飞色舞地跟我讲,我也很认真地记了下来。随着历史的变迁,家在不停地更换,人也不停地来来往往,但是,淳朴勤劳的家风没变,就像青山和夕阳一样,我们的精神不会变,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来。我佩服他们,对他们来说坎坷的一生,充满艰辛的一生,都成为他们与我分享的过往,时间也许能冲刷一切,但冲淡不了印刻在他们心中的伤痕,他们坚毅,不屈,一次又一次的振作,让他们真正的知道了什么叫做活着,让我知了道什么叫伟大。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注:U乐国际娱乐官网“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与结尾处“古今多少事,都付谈笑中”选自杨慎的《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一词中。   链接: http://pan.baidu.com/s/1bnwEz5H  密码: 9drs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1. 上一篇:爷爷的四个清晨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中学历史教学世界 联系我们:cqjkyxxzx@126.com Copyright(c)2007 川教版课标历史教材编写组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两路口桂花园路12号 邮编:400015
制作维护:重庆市U乐国际娱乐官网科学U乐国际娱乐官网院信息技术U乐国际娱乐官网中心
U乐国际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