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历史教学世界>> 历史教学世界>> 学史一得>> 学生作品>>正文内容
两代人的“筑梦”史
点此下载 2015年全国中学生历史写作大赛参赛作品 题目:两代人的“筑梦”史 作者:管江宁 江西省赣州中学  
横线以下为A文和B文:
A 录音记录: 管江宁:外公您好!您是在哪里出生的呢?可以简单介绍一下您的家庭吗? 外公:你外公我呀祖籍是浙江宁波奉化人。我的父亲生前是赣南建筑工程公司的高级工程师。我们一共有九兄妹。大姐现在在江苏的昆山,大哥已经在93年过世了,二哥是在大学毕业,1964年,因为游泳淹死过世。三哥的话在新疆,他原来是江西铁路局的,后来在新疆做生意。我有一个妹妹,妹夫原来都是在赣南建筑总公司的。还有三个弟弟,二弟已经在1995年出车祸过世。还有个小弟弟,脑梗半瘫。这是我们家的大概情况。 管江宁:那您祖籍不是在浙江奉化吗?我还去过的,怎么就来了江西呢? 外公:这个就要从我父亲开始说起。我的父亲老家你去过,对吧?是一个小山村,具体是叫宁波奉化市棠云乡  村,那个村基本上都是我们姓江的。我父亲的父亲原来是做裁缝的,所以我父亲,就是你的曾外祖父,读了三五年的私塾,他是1915年出生的,到了13岁的时候,大概1930年左右就送到上海学徒。他不肯在家里学裁缝,就跑去上海学徒。因为读了几年私塾,所以有一定的文化。在上海一个做木器家具的公司,这个公司主要针对的对象是外国人。由于我父亲有一定文化基础而且很好学,所以很快在店面柜台接受业务,画木器家具的图纸。这样的话就为他今后的工作打下了一些基础。到了18岁左右,1933年,江西省长熊世辉要到上海招人。那时候我父亲就到江西来了,考入当时江西庐山建筑工程高等学校学了三年,相当于现在的大专。其实我父亲家里是比较穷的,是学徒后通过招工到了江西。 管江宁:原来是这样。那您能说说曾外祖父在江西的一些经历吗? 答:(曾外祖父)在毕业以后,大约是在1938年的样子,分配到了赣州。在赣州的话当时是在相当于建设局下面的一个监管处做职员,听说是5块大洋一个月。那个时候我的大姐已经出生了,在1939年我大哥也出生了。但当时他只有五块大洋一个月,生活水平赶不上他就自己出来,像现在讲的自动离职吧。在这个情况下他就自己办了一个建筑公司,解放前是叫营造厂。首先是在赣州办的,那个时候在赣州因为抗日战争,日本佬打过来,业务也不景气,后来逃难一样到了吉安。又带着我妈妈、大姐、大哥在吉安又办了个营造厂。那个时候是1940年到1941年,一直在吉安。我三哥1944年出生在吉安。但是一直因为战争,业务一直不好,还发生了一起火灾,那时基本上是倾家荡产。还好,抗日战争在1945年结束了。因为他以前在庐山有些基础,大专水平,自己能设计,虽然那个时候的建筑比较简单。自己能设计,能管理施工,就可以搞总承包。所以他通过朋友回到南昌,那个时候百废待兴,他就承担了几个比较大的项目。一个是新生纱厂,就是江西纺织厂的前身。还有一个制药厂,大概是在中医学院这边。这样的话他办的“时盛营造厂”业务就突飞猛进了。当时誉为是南昌市的“四个金麻雀”之一,就是业务很好。我1946年出生,是我们家最兴旺发达的时候,就给我起了名叫裕民,富裕嘛。听我妈妈说满月酒还摆了几十桌,还买了一个小别墅。这也得益于战争结束,过了相对平稳的几年。1949年解放,我听父亲说是1950年成立了八一建筑公司,就把这些所有的营造厂统统合并,我父亲也就加入了革命的队伍了。加入了江西省八一建筑公司,也是现在的省建工集团的前身。因为我父亲技术很好,是解放前的大专毕业生,他就在320厂,也就是现在的红都机械厂当技术负责人。那时候我们家就住在南昌市铁山路539号,一栋比较好的别墅,占地面积大概有300多平方,在市中心。到了1954年,八一建筑公司就分解成江西省第一建筑公司,第二建筑公司,等等。这个时候为了支援赣南建设,江西省第一建筑公司就搬到赣州,我父亲就从南昌调到赣州,担任了设计室主任。我们家是在19572月过完年后举家搬过来的。我那个时候小学六年级。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我老父亲从一个穷孩子变成了一个高级工程师。他第一次评工资是132块钱一个月,当时的正县级干部也只有125(元)。到了1959年,工资就148(元)。当时副地级基本上就这么多钱。但是子女很多。我父亲一直到文化大革命以前,在赣州市留下了很多他的建筑,像50年代的赣南剧院,行署办公楼等等这些标志性建筑,基本上是我父亲主持设计的。1954年一直到1960年。我记得我小时候,1959年,我还跟着父亲到赣南剧院各个角落去听音响的问题。到了60年代初,1962年,三年困难时期。省建一公司在1957年改成了赣南建筑工程公司。当时规模就有10000多人。我老父亲在设计室当主任,在102工地、104工地也就是现在的定南钨矿当主任。所以矿山的建设他也参加了。还有50年代中期,陡水湖,就是上犹江水电站,当时整个移民工程我父亲也参加了。1962年的时候,公司一分为三,一部分留下来,三分之一调到赣南森林铁道,还有一部分下放到农村。那时候我父亲调到森林铁路管理局当副主任。就是说我们现在这个旅游点的森林铁道就是我父亲主持施工的。现在还可以看到我父亲留下来的是东河大桥。东河大桥在60年代初由赣南建筑公司承建,桥墩基本上都结束了,但是由于经济困难停工了。一直到1963年重新开始建设,行政专区就把我父亲从森林铁道调回到东河大桥工程处作甲方总代表。而最后东河大桥是由上海基础总公司来完成的。那个时候我在四中读高中,天天跟着我父亲。所以东河大桥的工程一直到1964年通车,我老父亲为这个我们赣南的建筑立下了汗马功劳。东河大桥完成后,成立了一个赣南建筑专区的工程公司,我父亲就调到了专区任高级工程师,也就是现在的赣南建筑总公司。在这么一个前提下,一直到文化大革命。1966年开始后我父亲被打倒,住牛棚,所谓的反动的技术权威,所谓的历史反革命,所谓的资本家,几顶大帽子就盖在我父亲头上。一直到文化大革命结束,反反复复,一会儿关,一会儿放,一会儿发基本工资,一会儿发21块钱生活费。整个十年,使我老父亲的身体,心理,都受到严重的打击和损害。所以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老父亲在1978年因大面积心肌梗塞而死。假如说没有这十年浩劫,残酷的迫害,我相信我父亲不会这么早过世。这就是U乐国际娱乐官网我的父亲和我们家的来历。 管江宁:我曾外祖父的一生还真是曲折啊!那您可以和我说说您跟外婆的事情吗?听说你们可是同班同学哦。 外公:我是在1946813日出生的,刚好出生的时候碰上我们家庭事业兴旺发达的时期,所以小名叫裕民,其实我在学校的名字是叫江圣裕,因为我是圣字辈。正是战争结束,我们家庭比较好的时候。应该说从出生一直到小学毕业,我们家过的是比较富裕的。1957年我们家从南昌迁到赣州,我小学快毕业了。那个时候小赣州市,多好。周边的城墙,鹅卵石的路,街两边的旗楼,我感觉到了世外桃源一样,空气清新,比那个时候有名的脏乱差的南昌好多了。所有的城墙全部都可以连通。我记得我小学的时候来得晚,厚德路小学招不到,就进了荷包塘小学,放了学以后就爬城墙,一直走回到家。那个时候我们住在厚德路,拜将台。从东河大桥那边的城墙上去,可以一直到拜将台。城墙外是桃子树,城墙内是民房。很悠闲,像到了一个世外桃源一样。1958年小学毕业后,我考到了四中。为什么考四中呢?我和我二哥的关系很好。我的三哥大我两岁,老欺负我。父亲又喜欢妹妹,而且我二哥的成绩一直很好,在四中一直是尖子。所以我考初中就报了四中,我读初一他读高一。1960年初中毕业,也是报考四中的高中。1960年U乐国际娱乐官网改革,抽学习比较好的,把初中三年改成两年。那时候不认识你外婆,你外婆也选到了“四年班”,1960年参加中考。那个时候学习还不错,学校考虑升学率的问题就要求我一直考回四中。我二哥高中也是实验班,他大学报的是江西交通学院。我也想报那里的中专。结果我们那个时候五个志愿,最后一个必须要填四中,我就进了四中的高中班。那时候就和你外婆同班同学了。我们因为是实验班,初中读了两年,两个班变成了一个班,叫高一1班。整个班的学习氛围很浓,风气很好。而且那个班里面就配的是比较好的、有名望的老师,学风抓得很紧。用现在的话来讲整个班都是学霸。我们在学霸里面就不成学霸了。你外婆当时不仅是学习成绩很好,而且歌唱得很好,所以她是班里的文艺委员。高三的时候全校组织革命大合唱比赛,在你外婆的带领下我们还拿了全校第一名。到了1963年,学校动员我们班的同学,除了学习特别差或年纪比较大的直接参加高考,其他同学多读一年,就变成所谓的调整吧。等于高中又多读了一年。成了一个高三4班,这个班在全校是很有名的,我们也很单纯,不知道后来是文化大革命,以阶级斗争为纲,所有家庭出身不好,或者说成分很高的同学,在1963年以后就基本上考不上大学了。只有少数在1963年考上了大学,可是我们已经错过了这个机会。你外婆的家庭出身,应该说是个地主,是很不好的。那个时候我们还年轻,在调整的时候我们也不清楚,1963年高考完了以后发现我们上当了。所有家庭出身不好的读大学就没有希望了,我们也有点破罐破摔。因为我父亲在解放前开了营造厂,就是资本家,虽然不是很大,也得算资本家,这是一。第二个,我听我父亲说,我的大伯原来还当过蒋介石的侍卫官。这个在老家没有问题,因为大家都是奉化人,都有点这个关系,但在江西就不得了。这是第二个。第三个又是知识分子,这样考大学基本无望。所以1964年高中毕业,我们班上49个人,11个没有考上大学,其中1个家庭成分比较好,其他都是家庭成分问题,剥夺了我们读大学的权力。你外婆毕业以后,学校动员——所谓的动员就是强制命令,下放,是四中的集体下放,到广昌县的青锋林场。我是因为二哥1964年大学毕业淹死,而且父亲还在工作,动员是动员了,但没有强制,所以我就没有下放。就到小赣州市劳动调配所报道,后来专建公司招工,找临时工,就招了临时工,搞混凝土。你外婆下放以后,1969年,你外婆的二哥,你二舅公,他原来是老师,也下放到信丰的古陂公社,    大队。你外婆就和她弟弟,她弟弟原来在宁都,后来就转到青锋林场了,他们两个就投奔到二哥这里插队落户。我是在1969年的时候到信丰化肥厂做钢筋工,你外婆有一个堂姐也在信丰化肥厂工地做电焊工。你外婆从广昌到信丰,我们又相遇了。大概在196956月份的样子。原来我们在学校虽然在一个组、一个班,关系应该说还好,但是没有谈恋爱,因为大家都在学习,没有这种想法。但是这样相遇以后,还有个巧合。1969年的时候我到了信丰火电厂,离她下放的地方只有20里路。所以周末就可以聚一聚,这样就开始了我们所谓的恋爱过程。认识是1960年,一直到1969年,其中她在广昌的那个时期我们没有什么联系。19701119日,我在信丰火电厂,出了一个工伤事故。从七米多高的塔上摔倒水池里。当时双手颗粒式骨折,左脚髋翼骨折,鼻梁骨、额骨骨裂,腰骨骨折,全身只有右腿能动。当时我父亲还在牛棚里,我妈妈身体又不好,你外婆得到消息后立刻赶到人民医院一直照顾我半个多月,到我可以起床了,这样我们的感情又更加深了。她一点都不嫌弃我,本来以为会残废的呀!这样我们的关系就更确定了,一直到72年举行了一个简单的婚礼,就请了两家的亲戚,一共2桌酒席。其实一开始我妈妈还不太同意,说她家庭成分不好,又在下放,又没有户口,但经历了这件事后我们才真正走到一起了。你外婆在古陂插队时还当了小学民办老师,农村的苦就不要说了。后来就怀了你妈妈,老师也当不成了,就一直跟着我在我的工地上做工。你妈妈就是19721211日在我工地的工棚里出生的,是妇幼保健所一个姓肖的医生接生的。那个时候日子过得苦啊,就靠我一个人,因为你外婆是下放的没有户口,所以你妈妈出生后也没有户口,而当时买米要米票,买粮要粮票,买布要布票,没有户口就什么都没有,一直到1976年。76年把你外婆的户口从古陂办回赣州市时还要向大队交了200多块钱,我们只有100多,还欠了大队100多,这样才把你外婆的户口迁回赣州市。74年时,我的妈妈得了宫颈癌,我父亲身体又不好,就一直叫你外婆要回去照顾,所以你外婆就带着你妈妈先回赣州市住,我一个人留在信丰。那时你外婆还没有户口,要用我一个人的工资买高价米,我当时的工资是30多块钱,根本不够呀,你外婆就去做家属工,什么撬钉子、搞搬运、洗石灰等等,什么都做,以贴补家用,你外婆任劳任怨一心为家,我们一起度过了这样艰难的岁月。一直到79年她参加大集体,才结束了她家属工的苦日子,后来她自学考上了助理会计师,所以从79年以后她就一直搞财务工作,出纳、会计,一直到95年退休。你外婆这个老高中毕业生经过了十几年的农村下放生活、家属工的磨难,和我结婚,相夫教子,把这个家撑起来了。这就是我和你外婆的经历。 管江宁:外婆真是个不容易的女人!听我妈说,您可是以39岁的“高龄”又考上了大学,是真的吗? 外公:从读高中开始,我就受我父亲的影响对建筑很感兴趣。那时我们赣州四中有个教学楼变成了危房,校方就请专家鉴定,我父亲就拿了个鉴定图出来,同学们看着都很羡慕,当时我父亲在整个赣州市的建筑界是很有名的,我就想我要是能成为我父亲那样的人就满足了。64年没能去考大学,就当了混凝土工,其实工资还挺高的,有50多块。65年建筑公司招学徒工,父亲说搞混凝土不是个事,技术简单,要我去报钢筋工,技术复杂得多,主要是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所以我就去当了钢筋工的学徒,工资只有19块。从50多块变成19块,一开始心里也不平衡。但跟着师父一两个月后,像我这样的高中毕业生很快就比师父技术还好了,整个钢筋的配料全部都可以拿下了。那么当时从地基基础一直到工程房屋的结顶我都比较清楚了,为我今后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后来的施工过程中我一直自学了工程预结算、计划、结构、工程力学等等,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后我就开始管生产,后来有个领导为了用自己的人把我调到施工队。82年重新搞职称评定,我考上了助理统计师,但由于评定职称的部门说我不是在管生产的岗位上不能评,就只给了我一个统计员,这给我以后去考大学埋下了伏笔。84年财经部和建设部联合举办建筑经济干部进修班(大专学历),在上海财经大学。给江西只有5个指标,全国有200多人集中在上海建工局U乐国际娱乐官网三个月,叫做高复班,要参加成人高考的,合格者进上海财大。我记得我刚进去摸底U乐国际娱乐官网时数学才考了19分,三个月后参加了成人高考,考了数学、政治、历史、地理、语文(还好不要考外语,要考外语我就完了),每门都考了80分左右我就考上了。江西一共考上2个,还有个鹰潭的。这个班一共招了44人。85年就开始在上海学习,当时我的工资是101元,你外婆当时的工资是37块,但你外婆给我寄100元,她只留1元和自己的工资,还要带着你妈妈,艰苦是可想而知的,但比起76年以前没户口的时候是好多了。读大学呢,比较难考进去,进去了以后读起来是比较轻松的,最让我头疼的就是计算机,因为我没学过英语,我们那时是学俄语的。还要学编程,所以很头疼。当时的政策很好,每门功课80分以上,还可以有奖金,所以我2年都得了奖金。在班上我的年龄最大,39岁考进的,毕业时都41了。班上最小的64年的,跟我相差十八九岁,但大家相处得都很好,班上的篮球队我还是教练兼后卫。这样就圆了我一个大学梦。当刚恢复高考的时候我为什么没参加呢,一个当时规定的是30岁,而我已经31岁了;二呢,当时生活条件不好,考上了又不带工资,靠你外婆一个人的工资不够用啊,你妈妈也出生了,所以就没有去参加。这就是我39岁读大学的事,我觉得这要有基础,就是在平时的工作中要有积累,而那三个月的复习也很重要,历史地理完全靠背,年纪大了记不住就要多写,笔记有几大本,同学们当时看了都很佩服,那三个月那是很艰难的,三个月在上海没有上过街。 管江宁:应该说在赣州的建筑界您是小有名气的了,可以讲一讲您经历了这么多事情的感悟吗? 外公: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我是受我父亲的影响比较大的。我父亲是搞土木工程的高级工程师,觉得他很有成就感,为什么呢?这个房子是我做的,那个房子是我设计的,这都作为一个历史的遗留下来,比如现在讲到东河大桥,还要提到我的父亲,这么多大桥的质量还是东河大桥的最好,所以影响很大。后来我没去下放当了钢筋工以后我就想,要像我父亲一样能够留些东西,这个思想一直在,为什么后面要去考大学,其实我不去考也行,当时在公司里混得也挺好的,还管生产,但总觉得自己的知识面不全。那么大学两年把知识理顺了,学了结构力学、工程力学、统计学原理、会计学原理、计划、统计、工程预决算等等这一系列东西,从大学回来后层次又不一样了。学校一回来就是经济师了,中级职称。而且还圆了我的大学梦。1993年我调入赣州市建设局建管科,做了大量的工作,比如9394年推行项目管理制,我组织U乐国际娱乐官网了五、六百名项目经理,而且上建筑经济成本这门课程,所以我的学生可以说布满整个赣州市。我这一辈子,现在已经70岁了,总结起来无怨无悔,这一辈子的路总算是比较平坦,虽然经历了不能考大学的挫折,虽然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受政治歧视、受打击的过程,但是在改革开放以后,邓小平同志把阶级斗争为中心转移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不讲大道理,对我个人来说真是一个福音,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我的今天。那么我们做人,不要有怨气,要以诚相待,虽然有人得罪过你、害过你,不要紧,原谅他,这是我的切身经历,比如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我也被抓过、被批斗过,后来很多都是我的部下,是我的工人,大家还是兄弟一样,要原谅这个运动是不一样的。度量要大,后面我在政府机关工作后,要有一个服务的心,不要贪,知足者常乐,问心无愧。在业务上必须能拿得下,做一行必须要做得比较精,在你调离一个工作岗位后,人家回忆起来觉得你这个人不错,能力也有,做人也很不错,这就够啦。 管江宁: 真是一段振奋人心的奋斗史,没想到我的曾外祖父、还有您、还有外婆都是这么有故事的人,非常感谢您的配合,今天我的采访就到这里了。 B 历史写作 两代人的“筑梦”史 20世纪初的中国,随着近代工业的兴起和发展,家庭手工业逐渐面临凋亡。浙江奉化棠云乡的江老裁缝也面临着这一难题。裁缝这行当家里已经经营多年,在乡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了,可乡里的顾客们买衣服都图便宜,这一针一线做衣服真的是又辛苦又没钱赚。江老裁缝的生意越来越不好做,但俗话说:“家有千金不如一技在身”,有一门手艺终归是好的,在这个乱世能够生存下去。   第一章  背井离乡,誓“筑”前程 1928年,浙江奉化棠云乡。 江时盛一个人行走在从私塾回家的路上,曲曲折折的羊肠小道还是那般泥泞,他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似乎正在想象着自己的未来,是否也如这小道般曲折泥泞。 走进破旧的小屋,江时盛看见父亲正在为村里人赶制新衣。他的父亲是村里有名的裁缝,可毕竟村子穷得很,小本生意赚不了几个钱,日子还是过得清苦而平淡。父亲见他回来,脸上布满沟壑似的笑纹喊道:“时盛啊,回来啦!来爹这,爹给你讲讲这衣服该怎么裁,将来呀,你也要子承父业,养活这一大家子人哦……” 江时盛轻轻蹙眉:“爹,我不想学裁缝。” 父亲的笑容僵在了脸上:“你说啥?” 江时盛凑近了些,俯下身来对着父亲说:“爹,儿子不想学裁缝!我也读了几年私塾了,多少算半个文化人,您让我去上海闯闯吧,那里现在外国商人多,出路也多,您让儿子去试试吧,说不定儿子会闯出一片天的……” 父亲露出难以置信的神情:“你,你才多大?你才十三岁就要出去?爹大半辈子都没出过县城,你说你要去上海?!” 江时盛见父亲不同意也有些着急:“我不小了,我都有媳妇了!” 父亲更加气急败坏:“你还知道你有媳妇!你让佩英怎么办?跟着你颠沛流离吗?” 陆佩英听到自己的名字,从里屋走出来:“怎么了?” 江时盛解释道:“佩英,我想去上海闯一闯。” 佩英笑道:“好呀,你去吧,我在家里等你回来……” 离开家乡来到上海,看着花花绿绿的繁华世界,江时盛充满了好奇、困惑、迷茫,甚至有些惶恐,但他没有后悔。他知道自己的内心有一团火,这团火焰照耀着一个梦想,虽然他还不知道这个梦想具体的方向,但他相信只要努力去闯,他一定会走出那个穷山沟沟,总有一天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这天,江时盛看到一家木器家具公司正在招学徒工,便走了进去。“读过书?”老板抽着洋烟,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他,漫不经心地问道。 “在家乡念过几年私塾。”江时盛低眉恭敬地回答。 “会讲英文吗?” 江时盛愣住了,摇了摇头,看老板不太耐烦地掐灭烟头皱着眉,他连忙补充道:“我可以学!” 老板看他挺机灵的,就把他留下了,还嘱咐道:“小伙子,我们客户有好多都是外国的哦,不会英文可不行。”江时盛连声应允。他天性聪颖好学,很快就学会了简单的英语对话,没过多久就可以单独和外国人沟通接业务了。 时间一晃而过,五年时光在旦夕间悄然流逝,转眼来到了1934年。江时盛和往常一样跟伙计们坐在柜台前,边画图纸边聊着闲天。“哎,小江,我听说江西有个什么建筑学校要来咱们这儿招学生嘞,你的图纸画得这么好,要不要去试试?” 江时盛心头一震,内心梦想的影子似乎变得清晰,这些小小的家具设计图纸已经满足不了他对梦想的渴求,他觉得自己可以去设计更加庞大的工程,可以画出更加美好的蓝图。他下定了决心,微笑着对同事说:“嗯!我一定要去。” 第二章  尘落红土,学“筑”虔州 江时盛提着简单的行李,抬头望着那块工整清晰的牌子——江西庐山建筑工程高等学校,心中充满了忐忑与期待。他的建筑生涯就要从这里开始,梦想之火将持续燃烧,直至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江时盛一直秉承着勤奋好学的习惯,到1937年毕业,他在这所并不算出名的技术学校,学到了很多他一直想学的东西。毕业后,他被分配到了江西赣州,在当时相当于建设局下面的一个监管处做职员,每月工资五块大洋。这时,家中的妻子佩英已经为他生了一个女儿,于是他把她们接到了赣州生活,小两口过上了并不富裕但很幸福的日子。然而,随着大儿子、二儿子的相继出生,五块大洋已经远远不够支撑一家五口的生活费用了。 “佩英啊,”江时盛算完家里的账,揉着眼睛带着商量的语气对佩英说:“老二出生后,家里的钱越来越紧张了,我想着把积蓄都用上,我又有技术,我们开个营造厂(就是私营建筑公司),自己干,指不定比我现在能多赚几个钱,咱们也能过得宽裕些,你觉得呢?” “你觉得好,我就觉得好。就算没赚来钱,我也支持你!”佩英一如既往地温润的笑着,江时盛心里说不出的温暖。 然而现实与愿望总是背道而驰。随着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导致建筑行业很不景气。战火一路南下,眼看就要烧至江西,江时盛不得不放弃在赣州的营造厂,流落到吉安去谋生。当时佩英又怀上了孩子,第三个儿子无奈是在吉安出生的。江时盛没想过放弃,在吉安又开起了一个营造厂。只是,战火纷飞的年代,谁会想着去做房子?国难当头,江时盛家的日子过得是一天不如一天,四个孩子也跟着受苦,他看着略有些惨白的天空,哀叹着这战乱何时才能结束! 194592日,在全世界反法西斯同盟的企盼下,日本正式签署了投降书。中国人民终于赢得了近代史以来反侵略战争的第一次胜利!全国上下无不精神振奋。当时的中国,正是百废待兴的时候,江时盛和他的事业也是如此。他在庐山的时候去过南昌市,在那里有一些人脉,南昌市又是个省会城市,比赣州更加繁华,有更多的机会,因此,他决定带着佩英和四个孩子搬到了南昌市。 这一次,他是下定决心要干出一番大事业的。他用自己名字创办了“时盛营造厂”,凭着在庐山学过的知识和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和人脉,很快就接下了好几个大单子。其中包括“新生纱厂”,也就是后来 “江西纺织厂”的前身。“时盛营造厂”经营得红红火火,业务突飞猛进。 1946813日,就在江时盛家最兴旺发达的时候,他们的第四个儿子出生了。因为这个孩子出生在一个相对富裕的时期,夫妻俩给他起名叫“裕民”。 应该说江裕民出生后很长一段时间,江家都是相当富裕的,“时盛营造厂”在南昌市已颇有名气,被誉为“四个金麻雀”之一。光是江裕民的满月酒就摆了好几十桌,后来还在当时南昌的市中心买了一幢三百多平米的别墅居住。 1949年新中国成立了。 随着时代的洪流,“时盛营造厂”由于1950年公私合营,合并进了江西八一建筑工程总公司,江时盛也从一名私营业主光荣的地加入了革命工作队伍,在公司担任技术负责人,工资比当时的正县级干部还高。1954年,江西八一建筑公司分解为江西第一建筑公司、第二建筑公司、等等……,为了支援赣南建设,第一建筑公司就搬到了赣州,江时盛也调职到赣州担任设计室主任,两年后被评为六级高级工程师。 就这样,一个山沟沟里的穷孩子成长为了新中国的高级工程师。 江时盛在赣州留下了很多他主持设计和参与管理的建筑,像东河大桥、赣南剧院、赣州行署办公楼等标志性建筑,还有定南钨矿的矿山建设、上犹江水电站的移民工程等等。1961年他调至赣州森林铁路管理局,主持修建了森林小铁道。对他来说,在哪里工作都无所谓,只要拥有手中的图纸可以为后人留下一些东西,为国家贡献一腔热血,就是他最大的幸福与享受。赣州市东河大桥是一直沿用至今的。这一工程在60年代初由赣南建筑工程公司承建,桥墩基本上都已结束了,但由于经济困难又停工了。一直到1963年重新开始建设,当时的行政专区就把江时盛从森林铁路 1964年东河大桥建成通车   管理局调回到东河大桥工程处作甲方总代表,江时盛为这座桥注入了全部心血,直至1964年竣工通车。应该说,江时盛为赣南的建筑事业立下了汗马功劳,实现了少年时代的梦想。      第三章  广厦倾塌,“筑”梦未息 1957年的元宵刚过,江时盛就把佩英和7个孩子举家接回了赣州。江裕民那个时候刚刚上小学六年级。由于一直生活在环境比较脏乱的南昌,初来赣州的时候他感觉就像到了世外桃源一样。他的家住在厚德路的拜将台下,连绵不绝的、把整个赣州城围起来的古城墙,松软的青泥上鹅卵石铺就的小路,城墙外粉嫩明艳的桃树,以及街道两旁的骑楼里民居和商铺夹杂交错……他在荷包塘小学上学,放学后就爬上城墙一路游荡回家,多么美好而单纯的日子呀! 江裕民诸多兄弟姐妹中,与他最亲近的是二哥。因为三哥调皮,老是欺负他,而妹妹又备受父亲宠爱,只有二哥对他最好。所以1958年他小学毕业后就考入了二哥就读的赣州四中,1960年又考进了赣州四中的实验班。 上了初中后,江裕民最开心的已不是在古城墙上溜达了,他更爱缠着父亲带他到建筑工地上去。 “爸!你今天要去工地吗?我们学校放假哎,带我一块去吧……” “嗯,好好好,今天我正好要去赣南剧院的工地,我们一起去!” 赣南剧院 看着欢快奔跑在赣南剧院各个角落听音响效果的裕民,江时盛的心里百感交集,这么多孩子里只有裕民最像小时候的自己,说不定他能继承自己的梦想呢!而此时裕民则充满了各种惊喜,原来做房子有这么多学问哦,设计好了,站在远远的角落说话听起来就像在你耳边一样!父亲真是太厉害了,我要能成为父亲那样的人就好了! 然而,好景不长。 1966年,“轰轰烈烈”的文化大革命开始了,从中央到地方各级党政机关都被夺权,工厂、学校以及整社会秩序遭到严重破坏。“历史反革命”、“资本家”、“反动技术权威”,几顶大帽子就这样扣在了江时盛的头顶上。当时已是知天命年龄的他被关进了牛棚,时不时还要拖出去批斗,饱受摧残。江时盛为自己的建筑之梦搭建的这座高楼,轰然倒塌。1978年,在经历了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的残酷迫害后,当时只有63岁的江时盛,一生为了自己的建筑梦而奋斗的江时盛,江裕民的父亲江时盛——因大面积心肌梗塞,永辞世间。 江裕民从初中开始就想成为像父亲一样的人,他追逐梦想的路上,同样布满荆棘。 江裕民高中上的是实验班。那个时候班上有个特别出挑的女孩子,叫黄玉英。个子不高,但人长得清秀,学习好,歌唱得也好,是班里的文艺委员。不过当时班里学风甚浓,江裕民虽然和她关系还好,可能内心也有一种朦胧的感觉,但没到谈情说爱的地步。 1964年,江裕民本来是要参加高考,但他却并不在为此做准备。因为随着当时阶级矛盾日益加剧,他其实已经失去了考大学的机会。其一,江时盛在解放前就开了营造厂,那就是“资本家”的成分;其二,江时盛的哥哥,据说曾经做过蒋介石三个月的侍卫官。这对浙江老家的人来说当然算不得什么,可是放到江西,那可不得了;其三,也是让江裕民最不能理解和接受的一点,他是知识分子家庭。 这样的家庭成分使江裕民考大学根本无望,巧的是黄玉英也面临着同样的窘境。她是地主家的女儿,成分更糟。那一年,全班49人中11人没有考上大学,10个都是因为家庭成分问题。 学校开始动员这些家庭成分有问题的学生到农村下放——所谓的动员,就是强制命令。江裕民还算幸运,因为那年他的二哥游泳溺水去世了,文革也还没有正式开始,父亲江时盛还在工作,所以只“动员”了,而并没有“强制”。玉英却不能幸免,被集体下放到广昌县青峰林场,接受贫下中农再U乐国际娱乐官网。 江裕民则进了建筑公司当了一名混凝土临时工。就算是临时工,父亲对他也还是有要求的。做了几个月的混凝土工后父亲就让他转做钢筋工,因为钢筋工的技术要比混凝土工复杂得多。1969年,江裕民被调到信丰火电厂做钢筋工。恰逢此时,玉英和她的弟弟来信丰县投奔他们的二哥,到信丰古陂公社插队落户。两个老同学又相遇了。 在这样一个动荡的年代,两个人的心性都已不似高中时那般单纯。玉英吃了很多苦,在广昌时每天就一个人住在猪圈的楼上,天气热的时候,臭气熏天的味道让她常常难以入睡。但坚强懂事的她知道自己只能默默地接受命运的安排,虽然这些本不是她这样花一般年纪的女孩子该承担的。经历了这些磨难,玉英从高中时的稚嫩单纯变得成熟,当年清丽的脸上已经有了些许岁月带来的伤痕。正是这样相同的经历使得她和江裕民之间产生了惺惺相惜的感情,这是一种岁月沉淀下的心灵的契合。 玉英下放的地方离信丰火电厂只有20里路。每逢周末,江裕民就穿过这20里路去看望玉英。这样,就开始了两个人之间的恋爱过程。 19701019日,是江裕民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天。 他本是想爬上那七米高的塔去取钢筋——却突然失去平衡,硬生生从上面摔下来跌进了水池里。他全身几乎都失去了知觉,脑海中充满了对这突如其来的意外的恐惧与不安。他会死吗?不死也是个残废了吧?玉英还在农村里边受苦,父亲还在牛棚里没有被放出来,母亲的身体也不好,他若是死了,他们该怎么办……不行,他绝不能死! “我不能死!” 江裕民的右腿猛地一抬,把一旁的玉英吓了一跳。他躺在人民医院的病床上,旁边是为了照顾他忙碌了几天几夜的玉英。 “瞎说什么呢!医生说了,你只是身上几处骨折、额骨骨裂而已,你还年轻呢,哪能有这么快死?” “那,那我会残废吗?” “你若是残废了,我就一直照顾你。”玉英双目含笑,温和从容。 江裕民本想伸手去握玉英的手,却发现手根本使不上劲,动弹不得。玉英似乎是能读懂他的心思,伸出手来反握住了江裕民的手。 “玉英,我要是能好,就取你为妻!” 玉英仍是淡淡地笑:“你妈妈一直不同意我们两个的。你看,我家庭成分不好,又在下放,连户口都没有,哪里配得上你呀。” 江裕民忙说:“我妈妈那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伤成这样了,你还说要一直照顾我。她肯定会同意的。” 玉英不说话,忙着倒水去了。从这时候到江裕民能起身的半个多月内,她就这样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如果说原先的重逢让他们获得了心灵的契合,那现在,两颗心才是真真正正走到了一起。 两个人的婚礼举办于1972年初。婚礼相当简单,只请了两家的亲戚,摆了两桌酒席。 玉英很快就怀孕了,只是这件事并不算是好事。玉英当时在古陂公社的民办小学当老师,这么一怀孕,连老师也做不成了,拖着大肚子跟着丈夫到工地上做工,什么苦都被她吃尽了,也可怜了这个即将出世的孩子。 19721211日,裕民和玉英的孩子就在信丰火电厂一个设施简陋的工棚里出生了。只是,江裕民并不觉得苦,工人弟兄们对他的帮助,让他深深感受到了人世间的温暖。他企盼着这场斗争能早点结束,让玉英、父亲,还有自己的女儿和千千万万受冤的人,能够不再承受这阶级斗争之苦,不再成为斗争的牺牲品。 1974年,江裕民的母亲陆佩英得了宫颈癌。江时盛虽然已经从牛棚里被放出来,身体和心理也还是受到了极大的打击。玉英就带着女儿回赣州市去照顾两位老人。玉英由于下放没有户口,只能用江裕民一个人的工资。当时江裕民的工资只有30多块钱,要买高价米是远远不够的。玉英只好用自己的劳动扛起这个家。玉英去做当时的“家属工”,应该说是最累最苦的活,她今天撬钉子,明天搞搬运,后天又去洗石灰……一个女人生命所不能承受之重就这样被她扛了起来。 1976年,随着“四人帮”的覆灭,历时十年,使无数像江时盛这样家庭家破人亡的文化大革命宣告结束。第二年,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指出将党的工作重心由阶级斗争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对江裕民来说是莫大的福音。受老父亲的影响,他一直觉得自己一定要成为一个像父亲那样的建筑师,在世界上留下自己的建筑以证明自己来过。然而要做成这样,靠他当时自学的东西是远远不够的。于是,他决定要考大学。 然而,政策却又给了他当头一棒——30岁以下才能参加高考,而他当时正好满了31岁。而且,就算考上了大学也不能带工资,只靠玉英一个人哪里够生活? 一次次接受现实残酷的打击,江裕民的“筑梦”,却在渐渐变得丰盈。   第四章  壮志不移,重“筑”历史 江裕民的一生中,有两件“坏事”变成了一件好事。 第一件事发生在1964年。当年江裕民高中毕业没能考上大学,就去了劳动调配所报到。后来专建公司招临时工,江裕民就去了做混凝土工。工资待遇有50多块,在当时来说应该是相当不错的了。然而当时的江时盛并不满意,对儿子说混凝土技术太简单了。所以1965年建筑公司招学徒工的时候,江裕民就报名成为了一名钢筋工,技术比混凝土复杂得多,而且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只是工资只有19块。强烈的落差使江裕民心里感受到了极大的不平衡。 然而,江裕民很快发现自己的选择是对的。刚毕业的高中生,学什么都是很快的,一两个月后他的技术就比师父还好了。一幢建筑,从地基基础一直到工程房屋的结顶,整个施工工艺和过程他都能弄清楚了。毕竟亲身实践比看理论图纸是要有用得多的,为以后从事工程施工管理、材料管理、计划管理等工作打下了坚实的的基础。 第二件事是在文革结束以后。组织安排江裕民担任赣南建筑总公司二工区生产组副组长,分管工区的施工生产计划、统计及调度,业务水平不断提高,和施工队长、工人们的关系十分融洽。但是后来有个新调来的领导为了安排自己的人,用3个人替换了他的工作,把他调到于都东方红水泥厂当施工队长。1982年首次重新举行职称评定的时候,江裕民凭着自己的真才实学考上了助理统计师,却被告知不在所谓的“统计”岗位上不能评定这项职称,只给了个统计员职称。江裕民自然是满肚子苦水,再说什么心胸宽阔也多少是有些怨气的。而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这件事,加上之前打下的基础,居然变成了一件好事,一件大好事。 这件大好事就是在1985年,当时已39岁“高龄”的江裕民考上了大学。 1984年,财经部和建设部联合举办建筑经济干部进修班,在上海财经大学。全江西省只有5个指标,全国200多人集中在上海建工局成立了一个“高复班”,U乐国际娱乐官网三个月后参加成人高考,合格者进入上海财大深造,由于两件“坏事”打下的基础,领导把赣州唯一的一个指标给了江裕民。 江裕民刚进“高复班”的时候,摸底U乐国际娱乐官网数学只考了19分。他想这可不行,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一定要好好把握。 在上海U乐国际娱乐官网的那三个月,江裕民在上海没有上过街。他就把自己关在小房间里,做数学题,看书、背历史地理。当时他已经将近40岁,自然不能与年轻人的记忆力相媲美。他能做的就是不断重复记忆,加深印象,笔记做了几大本,那些比他年轻许多的同学看他这么拼命,心里都佩服得五体投地。 江裕民是以每门功课80分左右的成绩考上的。整个班只招了44个人。当时玉英自学考上了助理会计师,一直做出纳、会计的工作,工资有37元。江裕民工资101元,玉英就每个月寄100元到上海,自己只留1元钱加上自己的工资养活自己和女儿。在她的眼中,丈夫的前程便是家里的头等大事,丈夫能够学成归来,就是她和女儿最大的幸福。 江裕民虽然是当时班里年纪最大的,与最小的相差十八九岁,但大家相处得都很好。江裕民在两年的大学生活中成绩一直很好,领了两年的奖学金。 江裕民想过,为什么要去考大学呢?其实他不去考也行,大不了了了此生罢了;但受父亲的影响,他一直觉得,做一行必须要做得比较精。他总觉得自己的知识面不全。大学两年他的确学到了很多,回来后层次也不一样了。 从上海财大回来江裕民就成了一名建筑经济师。1988年参加分公司承包经营管理班子,承建赣南卷烟厂扩建工程,1990年担任赣南建筑总公司二公司经理,一年将企业扭亏为盈,从年初仅有不到200万的工程量到91年初结转工程量近2000万元。先后承建了地区技工学校、赣南百货大楼、地质学校教学楼、赣南水泥厂88千吨水泥生产线、广东南雄水泥厂扩建项目等大型工程。1993年调入赣州市建设局建管科,期间组织U乐国际娱乐官网了五、六百名项目经理,并担任建筑经济成本管理这门课程的教学,学生几乎遍布整个赣州市。 两代人的“筑”梦,终于不再是南柯一梦。   后记 2015年,若是江时盛在世的话,应是百岁老人了。江裕民也到了古稀之年。 三月的赣州南风天盛行,潮湿让江裕民的嗓音变得有些沙哑,麦克风的音质也有些糟糕,玻璃门窗上布满了水珠,但这些并不影响祖孙俩聊家史的兴致。 ......在你调离一个工作岗位后,人家回忆起来觉得你这个人不错,能力也有,做人也很不错,这就够啦。好了,我就讲这么多。”外孙女把录音停止,江裕民颤抖着右手——这是他出工伤落下的毛病,拿起水杯喝了口水,起身往外走,又回过头来问道:“丫头,你有梦想吗?”外孙女来不及再把录音机打开,只是安静地聆听着。“有梦想,就一定要去追,去做,去拼。空谈大话是没有用的,要努力去把大话实现,才是真本事。好了,说太多了,也不知道你能不能明白。” 江裕民走出房间,玉英在帮着女儿做饭,有淡淡的菜香飘荡在房子里,江裕民知道,那是梦想实现后,幸福的味道。    

【字体: 】【收藏】【打印文章】【查看评论
  1. 上一篇:土墙房子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内容
中学历史教学世界 联系我们:cqjkyxxzx@126.com Copyright(c)2007 川教版课标历史教材编写组
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两路口桂花园路12号 邮编:400015
制作维护:重庆市U乐国际娱乐官网科学U乐国际娱乐官网院信息技术U乐国际娱乐官网中心
U乐国际娱乐官网